0752-2184804/2277222

服務熱線:

777娛樂

Copyright ©2018 777娛樂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 粵ICP備15088786號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  惠州

—新聞資訊—
>
>
>
唐太宗與武媚娘

唐太宗與武媚娘

瀏覽量
在昭陵主峰正南麵的半山腰,有一排人工鑿成的石窟,窟內有壁畫遺跡,窟外亦有鑿山架石為棧道的遺跡,考古工作者以為這些石窟當年可能是陳列祭品的場所,或有下等妃嬪居住其中。但在當地,對這些石窟卻流傳著一個荒誕不經的故事,說是每到夜半時分,這些石窟裏常傳入一些聲響,似有男女對話,若是碰得巧,會傳出夫妻同房之聲,男子在喚“媚娘、媚娘……”而那女子,則淫聲呢喃,不能自己。所謂“媚娘”,即是武媚娘,亦即武則天。她原本是太宗的妃子,後來被太宗之子高宗納為妃,後又晉升為皇後。民間以為,太宗對高宗納庶母為妃大為光火,每夜召喚武氏魂魄,於窟內同宿。這樣的傳說,未免粗俗,但卻反映了傳統漢文化對高宗與庶母的結合深惡痛絕,故意編出這樣的故事以發泄胸中憤懣。下麵,777娛樂不妨以正史為第一手資料,說說唐太宗與武媚娘的軼聞趣事。
  武媚娘是我國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,她初為太宗才人(下等妃嬪),後為高宗皇後,繼而臨朝稱製,玩中宗、睿宗於股掌,最後易唐為周,幹了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,千百年來,成為史家青睞和百姓喜歡的曆史偉人。
  武媚娘的父親武士尋彠,是初唐功臣,武德時,曾為利州(今四川廣元)都督,貞觀中,累遷工部尚書、荊州都督。武媚娘的母親楊氏,和隋朝皇室同宗,是武士彠的偏房,生武媚娘於利州,取名叫華姑。唐代有名的方伎袁天綱是益州成都人,在劍南道很有名氣,他到武士彠家裏做客,當時華姑還在繈褓中。袁天綱見到華姑的母親楊氏,說:“夫人骨法,必生貴子。”乃召華姑的哥哥元慶、元爽觀相,觀罷,袁天綱認為他們將來都能官至三品。這時,華姑的乳母指著華姑讓袁天綱觀相,但她卻給華姑穿上了男孩子的衣服。袁天綱看了許久,說:“此郎君子,神色爽徹,不可易知,試令行看。”當時華姑還不大會走路,乳母讓她扶著床沿挪了幾步,袁天綱又遙引她舉目觀望,大驚道:“此郎君子,龍睛鳳頸,貴人之極也!”又轉到華姑身側觀望,又驚道:“必若是女,實不可窺測,後當為天下之主矣!”
這個神奇的故事為兩《唐書·袁天綱傳》所載。兩《唐書》是五代及宋人根據唐代《國史》及《實錄》所寫,恐怕早在唐人,撰寫《國史》和《實錄》的官員為了給武則天做皇帝造勢,有意杜撰。現在說出,以娛讀者,大可不必當真。
  貞觀十一年,武華姑14歲,頗有姿貌。唐太宗有個楊妃,是華姑舅門女子,大概就是楊師道的女兒,初為太宗弟弟齊王元吉妃,太宗殺元吉,納其為妃。她見太宗自失去長孫皇後後,開始縱情聲色,為了在後宮給自己找個幫手,以固恩寵,便向太宗盛讚華姑的容貌與肌膚,太宗“聞其美,召入後宮,為才人”。太宗見華姑果然長得嫵媚豐腴,特意賜給她一個雅號,叫做“武媚娘”。
在唐代,才人屬下等妃嬪。根據禮製,不管皇帝納妃的等級高低,都要舉行相應的禮儀,如民間的婚禮儀式,當晚,該妃一定要被皇帝“寵幸”。不過,武媚娘被太宗寵幸的程度,史書未著點墨。在野史小說中,武媚娘被渲染得嬌豔無比,當是侍寢,把太宗迷得神魂顛倒,從此,專愛於一身。那麽,武媚娘真的有寵於太宗嗎?
  武媚娘入宮時年僅14歲,而這時太宗已屆不惑之年。14歲的小姑娘長得再美,畢竟少不更事,太宗恐怕很難和她有多少共同語言。而這時,太宗身邊,20歲左右的妃子一大堆,無論是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,想必太宗更喜愛20歲左右的妃嬪吧。武媚娘長到20多歲,身上散發出青春的芳香,可太宗已病入膏肓,不可能從生理上照顧到更多的妃嬪。重要的是,太宗似乎從來就不喜歡武媚娘剛烈的性格,據《資治通鑒》等史料記載,太宗有一匹烈馬叫獅子驄,問武媚娘怎樣才能製服它。武媚娘說隻須鐵鞭、鐵錘和匕首。馬不聽話,就用鐵鞭抽打它的臀部,仍不能馴服,就用鐵錘敲它的頭,如還不聽話,就用匕首割斷它的喉嚨。太宗隻罷,倒驚出一身冷汗。通常情況下,剛烈的男子更喜歡柔弱的女子,而剛烈的女子,卻易引得懦弱男子的愛慕。以太宗的英武,多半是不喜歡武媚娘的這種性格。事實也是如此,太宗晚年,非常喜愛柔弱的徐充容(妃嬪名號),二人耳鬢廝磨,建立了堅貞的愛情,以致於太宗駕崩,徐充容哀痛不已,不久病亡。反過來,武媚娘的這種外向性格,卻很得軟弱的李治喜歡。太宗晚年有病,時為太子的李治入宮侍疾,武媚娘外向的性格使她敢於向李治暗送秋波,李治“見而悅之”,以致於繼位後,不顧眾人非議,將武媚娘接入宮中,初拜昭儀,複拜宸妃,最後和輔佐大臣長孫無忌、諸遂良鬧翻,立其為皇後。後來,徐懋功的孫子徐敬業在揚州舉兵討武,駱賓王在《討武曌檄》中,更是明確攻擊武媚娘勾引李治的行為:“偽臨朝武氏者,人非溫順,地實寒微,昔充太宗下陳,嚐以更衣入侍。泊乎晚節,穢亂春宮。”對於當年自己和父皇的妃子偷情,李治其實是早就承認的,在立武媚娘為皇後時,他此地無銀三百兩地下詔為武媚娘當初勾引他辯護:“朕昔在儲貳(太子),特荷先慈,常得侍從,弗離朝夕,宮過壼(音昆,指宮廷)之內,恒自飭躬,嬪嬙之間,未曾許目,聖情鑒悉,每垂賞歎,遂以武氏賜朕。”這才奇了,兒子侍奉老子,老子為表彰兒子,竟把小妾賜給兒子。其實,李治和武氏,在太宗晚年就男歡女愛,盡人皆知,高宗欲蓋彌彰,倒叫人忍俊不禁。
當然,駱賓王是從政治的角度對武媚娘進行人身攻擊,免不了言辭過激。但在唐代,父納子妻,子納父妻,弟納兄嫂,兄納弟媳,不足為怪。這是因為李唐王朝的最高統治者有著濃鬱的北方鮮皋血統,而鮮皋在魏晉之時,尚為群婚製和收繼婚製,這種婚姻製度對李唐宗室的婚姻觀有著深遠的影響,唐太宗也曾將弟弟元吉的楊妃納為己妃,還把宗室李瑗的一個妃子整天帶在身邊,連接見大臣時都舍不得叫她離開須臾。所以,朱熹在《朱子語類》裏說:“唐源流出於夷狄,故閨門失禮之事不以為異。”
武媚娘為太宗才人十餘年,未能升遷,也未為太宗生下一男半女,而和高宗結合後,卻接連生育,這也是太宗不常寵幸她的旁證。
  貞觀二十二年,一次迷信的星象異常和民間傳說,差點讓武媚娘身首異處。這一年,太白星屢屢晝現,善觀天象的史令李淳風由此推算出“女主昌”,即唐王朝將由女主來控製。偏巧這時民間又盛傳一本叫《秘記》的書,雲:“唐三世後,女主武王代有天下。”太宗對這一預言大動肝火,準備對官員中武姓之人進行清除,可是,這時期朝廷裏並無武姓高官,但太宗為此經常猜測。
  這年六月的一天,太宗與諸將在宮中飲宴,行酒令以助興,並讓諸將各言其小名。左武衛將軍武連縣武安公李君羨,時為玄武門主要將領,自言小名叫“五娘”。太宗很吃驚,但還是笑著說:“何物女子,乃爾勇健!”意思是說,你這麽勇健,卻取了一個女人的名字。
  繼而,太宗以疑惑、猜忌的心態對李君羨產生了懷疑。他暗想,李君羨是武連人,被封為武安縣公,官任武衛將軍,又在玄武門值班,都有一個“武”字。乳名又叫“五娘”,“五”與“武”諧音,“娘”是女稱,這不正是“女主武王”嗎。又想起當年自己在玄武門發動政變奪取皇權一事,嚇得他冷汗直流。
不久,太宗即貶李君羨為華州刺吏。當時有一個叫員道信的人,自稱通曉佛法,李君羨信佛,對員道信十分敬信,多次與他交談。有人告發李君羨私通妖人,圖謀不軌,太宗不調查,立即誅殺李君羨,籍沒其家。李君羨就這樣做了武媚娘的替罪羔羊。現在有個電視連續劇《至尊紅顏》,敷衍李君羨是大唐宗室,在高宗時與武媚娘兩心相悅,其實都是根據太宗誅殺李君羨這一事件演義而來。
  李君羨被殺後,“女主武王”依然縈繞在唐太宗心頭,於是他召來太史令李淳風,問:“《秘記》所雲信有之乎?”李淳風回答:“臣仰稽天象,俯察曆數,其人已在陛下宮中,為親屬,自今不過三十年,當王天下,殺唐子孫殆盡,其兆既成矣。”太宗說::“疑似者盡殺之,何如?”李淳風回答:“天之所命,人不能違也。王者不死,徒多殺無辜。且自今以往三十年,其人已老,庶幾頗有慈心,為禍或淺。今借使殺之,天或生壯者,肆其怨毒,恐陛下子孫,無遺類矣”。太宗這才打消了清洗的念頭。李淳風已將話講得很明白,說:“其人已在陛下宮中,為親屬”,如果太宗清洗,武媚娘在劫難逃。
  同袁天綱給小華姑看相一樣,這個故事也明顯帶有濃厚的迷信色彩。今人以為,盡管這個故事為《資治通鑒》、兩《唐書·李淳風傳》等嚴肅史料記載,恐怕虛妄的成份很大。很可能是武媚娘以後濫殺唐室子孫,封建史家因之杜撰。
  唐太宗與武媚娘夫妻一場,能留下這點軼聞,也算有趣。